Sunday, January 12, 2014

工會論壇─投書

  身為校園勞動者的你,可能對於自己的勞動條件有什麼意見或是想要表達的,台大工會歡迎你投稿到工會通訊,對於學生勞動或是校園勞動制度的改革有任何想法,我們也歡迎你投書到通訊。


投書請寄到工會電子信箱(ntu.labor.union@gmail.com)
或私訊至工會粉絲頁(http://www.facebook.com/ntu.laborunion)



總編輯:
法律四     蔡維哲

文字編輯:
人類四     徐苡庭
人類四     陳 瀅
社會碩一    廖明中
社會碩一    黃佳玉
大氣碩一    陳梁政
人類碩一    賴奕諭
社會博一    林凱衡
電子所碩二   蔡宗翰
生醫電子所碩二 蘇為碩


美術編輯:
人類四     林必修
臺文碩二    郭瑾燁

工會通訊投稿──罷工與假火警的啟發

工會通訊投稿──罷工與假火警的啟發

◎張韶韻

  星期三上午尤其緊湊,兩門課相連,早上九點一路上到下午一點,中途並沒有下課時間,只有不要命的跑堂。一如往常,我的靈魂在東亞都市發展史結束後獲得救贖,狂叫一節課的胃也將獲得撫慰。和同學閒聊的同時,我走下樓梯,但是卻為外頭的景象震懾。學校的羅素校區只有兩棟大樓,大樓中間夾著不大不小的廣場,平時中午廣場總是人來人往,但也稱不上擁擠,再加上每日免費印度食物的排隊人潮,倒也還能穿梭於人群之中。然而今天的廣場卻人聲鼎沸,有如百貨公司前一線歌手獻唱的擁塞一般,放眼望去全是人頭。 我的第一個聯想是:這次換誰罷工了?

  亞非算得上一所左派思想盛行的學校,在課堂上可以大批資本主義,教室外頭則可見各種左翼浪潮。然而即便大咖學者來訪,我也不曾在「校園」裡頭看見這般人潮。抬頭一看,學校階梯上又站著五六位穿著螢光背心的壯漢,其中一個手持大聲公,他對著麥克風嚷嚷著,但我聽不懂內容是什麼。我和同學毫無頭緒,她只說了: Seriously? I am dying to go to the loo! 人群完全打亂我排免費印度食物的計劃,悻悻然離開之餘,我聽見男孩說不久前學校的火災警報發狂似響起。我只有暗自想著:到底又是哪個猴死孩子觸動火災警報?英國的火災警報器和疏散措施都不是開玩笑的誇張,但往往是虛驚一場,幾乎已淪為放羊的孩子。懊惱之餘,我決定放棄免費食物,前往兩條街外的鬧區覓食。

  亞非學院雖然位於倫敦市中心,但整個倫敦大學其實自成一個Bloomsbury文教區。我習慣穿過參議院圖書館,一路直抵Tottenham Court Road,那裡可以找到心目中全倫敦最物美價廉的食物。轉過第一個彎我變傻住了,今天參議院圖書館的大門被人群給擋住了,看見旗子我才想起今天倫大清潔工罷工。倫大的清潔工爲約聘制,缺乏工作保障,他們最近發起Justice for Cleaners的運動,訴求爲病假、帶薪休假,以及退休津貼。我先前並不了解倫大清潔工的約聘機制,但若是沒有上述三項福利,那倫大的待遇也未免太糟糕。所以清潔工今天全體罷工,我本以為就是「廁所沒人掃,若要乾淨廁所請徒步前往大英博物館」的不便而已,但想不到他們也封鎖了參議院圖書館的入口。此時我再度悻悻然,只好繞遠路覓食。

  一路上挨著饑餓吹著冷風,頓時發現看似平常的生活節奏竟是如此容易被打攪。假火警是突發事件,而清潔工罷工則是預先計劃。原本計劃好的下課後覓食,覓食後奮戰葛蘭西完全因為這兩件事而變得不可行。好比迴路一般,電源輸送正常,然而中途卻遇上了短路,此時整個體系完全罷工。也只有在這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是多麼依賴清潔工與圖書館,前者提供了乾淨整潔的廁所,後者則提供我與葛蘭西約會的場地。換言之,若要別人意識到你的重要性,你必須要能夠阻礙對方的生活,比如清潔工在正常上課日罷工,讓大家知道沒有乾淨廁所可用有多痛苦。

  反觀這陣子鬧得兇的英國高教薪水問題,繼萬聖節罷工之後,下週二將再度罷工,然而我懷疑此舉的實質效用。先說罷工,這裡罷工簡直比台灣放颱風假還頻繁。作為一個學生,我對於教授罷工爭取加薪這件事內心有些矛盾,一則認同教職員應當獲得合理待遇,另一則卻對於無法無天的英國學費感到擔憂。但實質上我到底受到什麼影響?其實影響幾近于零。罷課就罷課,反正倫敦圖書館多的是,學校的不開,那我去大英圖書館也無妨,大不了放自己一天假,整個人投入快播的懷抱。昨天聽聞星期二將再度罷課,我心中其實以高興居多,畢竟這意味我賺到一天的時間寫報告。在經歷清潔工與假火警之後,我對於教授罷工的實質效用更加懷疑,畢竟全校罷工並沒有辦法擾亂節奏或體系,反倒是直接終止體系運作。當外頭還有千千萬萬資源或系統可循時,那麼一個體系停止運轉根本不痛不癢。就像是電視機一般,如果電視機徹底壞掉且打不開,這時人們頂多咒罵一兩句,然後便轉身開始玩電腦;但是如果電視機開了且偶像劇播到一半而螢幕開始閃爍,那麼這時人們肯定會勃然大怒,因為看不到男女主角到底有沒有接吻!所以,學校罷課就像是電視機壞掉一般,固然重要,然而有其他的替代方案可循。相比而言,清潔工與假火警就像是不靈光的電視,某種程度上是奪取了人們手中的主控權,讓你發現自己其實被別人牽著鼻子走。

  結論是,罷工也是種藝術,你必須罷得讓人發現你的重要。而我究竟在罷工當中損失了什麼?一頓免費印度料理,一小時與葛蘭西約會的時間,不過卻也得到生活中的小啟發。


同情之外_看見關廠勞工與青年世代的勞動處境

同情之外_看見關廠勞工與青年世代的勞動處境

◎蔡宗翰、黃佳玉

  去年夏天引發社會關注的華隆百日罷工,看似有了不甚圓滿的落幕。但是最近,華隆紡織公司卻有另一批工人,苦等十年,卻未領到分毫退休金。

  自1997年開始,華隆開始有著一系列的凍薪、取消年終獎金、部分員工無薪假、關廠轉移到東南亞,以及後期開始實質減薪的種種措施,讓員工自行離職,並惡意倒閉,逼迫員工轉往空頭公司,以減少員工退休金與年資。華隆罷工實際上共有兩次,除了去年廣為人知的百日罷工,2001年的抗爭中,在資方惡意打壓下,一名邱姓女工自殺。罷工悲戚落幕,原欲退休的工人只得到公司的一張「延遲給付同意書」,表示會延後支付退休金,等了十年,336名工人卻沒得到一點消息。去年,他們組成自救會,展開抗爭。他們夜宿勞委會與台北車站、提告資方、要求縣府協助、到行政院前靜坐,但至今,惡意脫產的資方則一面持續利用人頭公司獲利,一面裝死表示沒錢;政府則一再踢皮球,無任何實質協助。這些工人將年輕的氣力奉獻給社會,年老時卻得不到應得的尊敬。

  紡織,作為重要的民生工業,對於台灣戰後經濟的發展有十分大的貢獻。始於1950年代,在台灣民眾胼手胝足打拚之下蓬勃發展,1960年代開始銷往歐美市場,在70年代達到高峰,佔全國總出口值比率接近三成,有著幾近GDP兩成的貢獻,1975年更高達45.94%,是賺取大量外匯,創造台灣經濟奇蹟的重要產業。爾後雖然隨著產業型態的轉變,相較電子資訊產業,紡織業的成長漸緩,但直至今日仍是經貿支柱和創造匯率的主力之一。

  從華隆工會的抗爭歷史之中,我們可以看到在產業型態轉變,資金外移之下勞工的無奈與辛酸;但我們也可以看到在雇主的惡意欺騙之下,工人們的韌性,從團結動員和抗爭,一步一步爭取自己的尊嚴與應得的報酬,逼迫政府正視勞資不對等處境。勞工用青春投入在製造業,現在的我們在高度經濟發展下或許不用再投入製造業了,我們或許會覺得這些勞工的可憐與我們無關,甚至給予同情。但我們卻沒意識到,從勞基法到勞工代償基金,到建立勞退新制確保年資,這對於勞工的權益保障或許只是一小步,但卻是過往的工人們用血與淚打拚來的,才得以讓我們現在擁有相對公平的工作環境。

  且讓我們向前看,青年世代要面對的是另一種勞動條件,更為苛刻的勞動未來,科技業榮景不在,無薪假成為廠商規避人事成本的左道;大量的勞動派遣,企業用此來規避保險和人事成本,但勞基法卻缺少相對應的保障,讓弱勢勞工面臨工安意外、人力仲介的剝削問題;越來越長的工時與停滯的薪水,巨大的壓力壓在身上,過勞死時有所聞,但企業賺到的錢,卻鮮少回饋到員工,甚至政府的手上。過往的法規漏洞百出,新的法規卻付之闕如,我們面對的,是跟過去不同的勞動環境。

  回顧過去,華隆工會與關廠工人的抗爭,讓我們學習到工人的韌性與團結,看到如何爭取自己應有的尊嚴;權益,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是要靠自己去掙來的,過往的工人用自己的青春,幫我們爭取到較為平等的勞資環境。然而,面對未來,我們將從事怎麼樣的勞動?面對人力派遣模式、非典型雇傭、責任制與22K,我們該怎麼維護自己的權益?勞工的權益需要靠自己爭取,加入工會,讓團結力量成為武器!

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介紹

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介紹

◎臺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理事 張詠卿

一、組織緣起:


  護理人員這個職業因為第一線照顧身心不適的病人,所以總是被貼上「有愛心」、「有耐心」、「溫柔」…等看似正面的標籤,從受教育時期也就理所當然的被教導要「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種種的社會期待讓護理人員成為總是默默承受的一群,彷彿一旦站出來爭取自己的權益,就是企圖撕掉身上正面的標籤,成為沒有愛心,不懂施比受更有福的意義,看不見病人及家屬苦痛的自私鬼,也背叛了自己曾許下的南丁格爾誓詞。


  然而不知從何時開始,這些默默承受的護理人員在勞動現場受到越來越多的壓迫,理所當然的每天10-12小時的上班時間,受訓期越來越短,當學姐教導學妹的責任越來越重,為了評鑑每日無限時的加班製造假文件,因應醫院及政府政策利用自己時間被迫不求回報的在職進修、升等,當醫院人力不夠時不但違反勞基法工時上班,由當病人少時醫院為節省成本臨時通知放無薪假,當無薪假累積時數後還要自己賠錢買下回這些時數,”彈性人力與工時”、”跨科調動(兒科故成人科、整形外科顧腎臟科..等)”、”畸形班表”、”跨科人球(護士荒到關病房病人住不到真正病房,每個病房各種不同科別的病人都有,毫無專科可言,危及病人安全)”越來越重的工作負荷、越來越不合理的工作待遇讓許許多多的護理人員選擇失望的離開職場,也逼的護理人員們不得不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益。


  2011年時護理人員參加了五一勞動節的遊行,成功吸引媒體及社會大眾關注,也讓全台的護理人員逐漸了解到「護理」這個專業,值得更好的對待。而這場遊行讓許多對護理職場仍有期待且有動力的護理人員集結在一起,成立了「台灣護理人員諮詢協助團」藉由網路的力量召集更多的護理人員,也不斷的透過在北中南東舉辦籌備會、工作坊等活動捲動基層護理人員參與並藉由一次又一次的討論,了解基層護理人員實際面臨的壓迫及如何推動改變,在「人民民主陣線」及「工作傷害受害人協會」的協助下經過了一年多的籌備於2012年11月4日正式成立「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


二、組織方式:

「台灣基層護理產業工會」(簡稱基護工會)的組成幹部大多仍在臨床執業,秉持著即使沒錢、沒資源還是要做對的事情的堅持下,基護工會目前並沒有請會務人員,所有的會務由幹部們會員們分配、執行,並透過不斷的個案協助、勞教、工作坊、說明會以及抗議行動了解基層護理人員遇到的各種扭曲的職場現況及在爭取權益時實際上會遇到的困難。


  希望能夠確實捲動每一位想改變的基層護理人員實際參與基護工會,基護工會在訂定章程時決議採用會員制而非會員代表制,希望每個護理人員都能夠參與會員大會來檢視工會的運作,並透過設計「小群組辦法」來安排小組長擔任聯繫會員的工作。


  基護工會了解許多的護理人員一直以來都在等待一個改變,但我們也清楚「改變」並非透過少數人的力量就能達成,若護理人員只將工會視為另一個期待,把繳會費當成繳保護費,那最終工會可能又要在這些期待下像全聯會(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一樣讓他們失望了,因此我們在招募會員時都會希望會員思考「你能接受加入工會沒有任何好處嗎?而且還會有額外的工作負擔嗎?」、「如果加入工會你願意在工會裡做什麼?」…等問題,讓會員去思考自己與工會之間的關係並提起責任。工會成立的目的並不是要某些人成為英雄,而是希望每個護理人員都可以成為自己的英雄,在面對不合理的打壓時為自己挺身而出。


三、組織展望:


  基護工會從實際的案例中發現,護理人員所面臨到的畸形班表、變形工時、廉價人力、跨科調動…等職場慘境主要都是醫院為了精簡人力導致,而醫院把「節省成本以提高利潤」的重要性擺在「病人安全、勞動安全」前,再再的顯示醫院公司化的趨勢。而基護工會也發現如果不改變大環境,勞資爭議的個案永遠都接不完,工會若想要改變整體環境勢必透過參政取得更多的影響力去影響政策,也希望護理人員能夠透過參與工會從自身遭遇到的不合理對待中走出來,看見自己所面臨的問題跟這整個世代、整個社會中的勞動者遇到的問題一樣,而我們站在被壓迫同一端必須團結起來一起找出改變的辦法,並努力的去推動改變。


基護工會臉書粉絲頁:https://www.facebook.com/powerful.nurses
台灣護理人員諮詢協助團:http://ppt.cc/6hTN
基護工會電子信箱:powerful.nurses@gmail.com
會址: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四段181巷22號1樓

紐約大學研究生重新取得組織工會的權力!

紐約大學研究生重新取得組織工會的權力!

◎蘇為碩

  在工會通訊第十六期九月刊中,兩位作者徐苡庭、陳瀅曾詳盡地為讀者介紹紐約大學的校園工會-Graduate Student Organizing Committee-UAW(GSOC-UAW)的歷史和現況。文中曾提到,創立於1998年的GSOC-UAW,經過四年艱苦的奮戰以及美國國家勞資關係委員會(National Labor Relation Boards,NLRB)的肯認,在2002年正式獲得與紐約大學進行團體協約的權利,並訂立了一紙為期四年(2002-2005)的合約,是全美第一個和私立大學進行團體協約的研究生組織。可惜,好景不常,在2004年時,NLRB撤回了原先的裁決,改稱研究生不具勞工之特性,沒有組織工會的權利。據此裁決,在2005年合約過期時,紐約大學拒絕更新該份合約,也拒絕再次和工會進行團體協約。為了捍衛自身的權益,GSOC曾於2005和2006年發動罷工,而罷工行動也獲得學生會及教師工會的響應與支持,然而紐約大學校方並未針對這些壓力進行妥協與讓步。[1]

  儘管如此困頓與受挫,在這八年的日子中,GSOC-UAW並未被挫敗所擊倒。除了點狀的對校方發動抗議之外,GSOC-UAW並向NLRB投遞請願書,請求重新考慮先前的裁決。2011年,NLRB的紐約分會裁示否決GSOC-UAW作為紐約大學研究生之代表資格,但表示研究助理(Research Assistants,RA)和教學助理(Teaching Assistants,TA)可被視為勞工。為了進一步取得合法的代表地位,GSOC-UAW更於2012年向座落於華盛頓的NLRB總部再次投遞請願書。或許是對於請願結果感受到壓力,同年,紐約大學展示出了讓步的意圖,承諾願意讓教學助理(不含研究助理)取得協約資格,但前提是GSOC必須在數個議題上進行妥協和限縮。針對這樣的方案,GSOC-UAW堅持不願限縮任何權力並主張要保障每位研究生助理的勞動權益,因而斷然拒絕紐約大學校方的條件交換。[2]

  原以為雙方將會僵持至NLRB做出新的裁示,事情卻在這幾個月有了變化。今年的9月6日,五位紐約市長候選人聯合向紐約大學校長John Sexton發送了聲明信件[3],敦請校長基於延攬爭取一流人才進入學校服務/就讀之目的,改善校園內的勞動權益保障。信件中,一段話相當值得玩味:

“We value the contributions the university makes to our city as an institution of higher education and as an economic engine. However, we find the years of delaying the rights of all graduate employees to choose union representation unacceptable and we encourage the university to do the right thing. None of us wants to have to continue to address this ongoing problem as mayor.”


  更有趣的是,其中一位起草者Bill de Blasio更在今年11月5日的紐約市長選舉中,以高達73.34%的得票率當選紐約市長。或許是有感於政治現實的改變,紐約大學和GSOC-UAW於11月26日聯合發布了一個官方聲明[4],聲明中校方表示只要大多數研究生助理投票支持GSOC-UAW作為具代表性之工會組織,校方將會肯認這樣的結果,並重啟團體協約機制。令人振奮的是,在12月12日的投票當中,GSOC-UAW獲得高達610票的支持,取得代表1247名研究生助理的正當地位。校方並承諾將在近期內進行團體協約的會議。[5]

  這樣的結果雖然轉折得有些不可思議,但對GSOC-UAW來說,八年來的抵抗與爭取總算在此刻開花結果。回首台大工會兩年多來的歷程,確實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從GSOC-UAW的故事來看,建置的過程已實屬不易,要能爭取到實質協約權力則又更加的困難,希望諸位讀者能夠繼續支持台大工會的運作與努力,讓我們朝向更遠的將來一同前進。

[1]: http://ppt.cc/G6VD
[2]: http://www.makingabetternyu.org/gsocuaw/history/gsoc-uaw-timeline/
[3]: http://www.makingabetternyu.org/gsocuaw/wp-content/uploads/Mayoral-Candidates-Letter.pdf
[4]: http://www.nyu.edu/about/news-publications/news/2013/11/26/joint-statement-of-nyu-and-gsoc-and-set-uaw.html
[5]: http://www.nytimes.com/2013/11/27/nyregion/with-new-agreement-nyu-would-again-recognize-graduate-assistants-union.html?_r=0

實驗室安全?職業安全衛生法簡介

實驗室安全?職業安全衛生法簡介

◎蔡維哲

  台大內部的實驗室非常歧異,各個院系所組的不同,各個實驗室有不同的特色,危險程度也不一。在勞動法上規範勞動安全的主要法規範是職業安全衛生法,本文擬初步介紹職業安全衛生法。在防範未然的部分,主要是透過職業安全衛生法搭配勞動檢查法合併構成保護勞工勞動條件的主要規範。而當勞工實際受有損害,則可依據職業災害勞工保護法,可以向雇主請求賠償,並有一定的保障措施。


  最新的職業安全衛生法於今年七月業已公布,但可惜的是實際的實施日期仍未確定(由行政院決定),儘管如此,職業安全衛生法仍然相當值得期待。新通過的職業安全衛生法最引人注目的,首先是擴大保障工作者的安全,在過去的勞工安全衛生法對勞工身分,有一定的限縮,而修法後,保障的對象則大幅擴張。根據報導適用的人數從五百多萬人提升至一千多萬人。


  其次保護內容的擴大也很受矚目,在原本的舊法中,規範的僅限於工業部門的職業傷害,但在新法中將工作壓力、心理健康、夜半輪班等對勞工會造成影響的負面因素也納入保護範圍。不僅限於外在的生理傷害,內在的心理傷害納入考量並建有預防體系,雇主必須實施作業環境監測,並公開監測計畫,通報主管機關;在勞工人數達一定規模的事業單位必須設置專門的醫護人員對員工進行健康管理。

  第三則是針對特殊機械、設備、及化學品從源頭進行管理認證。對有危害性的化學品,提出風險評估並採取分級管理措施。而機械設備則有安全標準登錄系統。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也有特別保障婦女與少年的保護條款:妊娠中或分娩後未滿1年女性勞工,禁止從事危險性或有害性工作,也應調整或更換工作等。雇主不可讓未滿18歲少年勞工從事危險性或有害性工作。


  在台大中,實驗室條件情況複雜,仍待更進一步的探討各種情況,但無論如何在學生已經被肯認為勞工的現在,台大無疑有遵守職業安全衛生法和其他勞工保護法規的必要。在法律未正式實施前,台大何不走在全國大學之前,為全國大學立下最好的示範,成為真正的一流大學呢?

前言

前言

◎蔡維哲

  各位研究生、助理、與工讀生的工會朋友們好,轉眼間就要到學期末了,在工作與學業上是否還順利呢?在工作繁忙之餘不妨來看看工會通訊!在本期會訊中,首先我們簡單介紹了職業安全衛生法。其次,我們持續追蹤紐約大學工會運動的進度。非常令人振奮的是紐約大學的研究生即將和學校簽訂團體協約,是紐約大學工會運動向前邁進的一大步。無獨偶,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清潔工與教職員因為薪資待遇太低而進行大罷工,感謝投稿者投稿工會通訊,給我們帶來第一手觀察。延續過去台灣國內其他工會的介紹,本期工會通訊則是介紹護理工會。最後,我們簡介回顧了在暑假引起巨大迴響的華隆罷工一事,並且思考與青年勞動者行動者之間的關係,而更能展望未來。若各位也有對什麼議題有看法,同樣也歡迎投稿至工會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