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8, 2015

採訪通知-研究生助理反血汗!要勞雇!要保障!反「學習」!反「服務」!

研究生助理反血汗!要勞雇!要保障!反「學習」!反「服務」!

國立臺灣大學工會、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等團體聯合聲明


這兩年來在台大工會與台大校方的法律訴訟,以及高教工會和政大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等團體的努力下,研究生的勞動議題逐漸浮上檯面。教育部因此成立「兼任助理定位及權益專案工作小組」,與勞動部、科技部和衛福部共同研議釐清助理之認定準則。

然而教育部目前主張,屬於「課程學習」或「服務學習」的兼任教學助理與研究助理(參見附件),是「學習」而非「勞雇」關係。換句話說,教育部要讓許多「工作」變「學習」,「薪資」變「獎助學金」,藉此逃避所有應負擔的勞動成本與保障。我們認為,將工作變成課程、論文或是畢業條件的義務,假學習之名行工作之實,此一認定方式只會讓研究生勞動現場雪上加霜。不僅系所的必修課與選修課助教工作,都會變成與畢業條件有關的「學習」。許多研究生在實驗室裡做無關自己論文的計畫,也會變成「學習」的一部分。同時,由於不屬於勞雇關係,因此缺乏工時、工資或是其他保險、無法加入工會、參與團體協約等相關保障,研究生將會被凹更多更大!

當學校年年都想漲學費,年年都在刪減助理薪資,導致校內勞動條件逐漸惡化的時候,教育部與校方不思考如何幫同學爭取加薪、向政府爭取經費,不斷地用這種荒唐無稽的「分類」,規避雇主責任,繼續剝削校內工作的同學,讓在學的我們還沒踏出校園,就體會到被資方剝削的痛苦。若這次讓教育部與大學校方聯手通過這個案子,我們可以很肯定的說,大學內的學生勞動權益,將會迎來漫長的黑暗期,而之後的大學生或是研究生,都會面臨比現在更惡劣許多的工作與學習條件!教育部與各大學的做法,也印證了,台灣要的不是人才是奴才!

所以,在3月18號,請大家站出來,一起到教育部前綁上紅布條,象徵著我們那被血汗染紅的註冊單與薪資單,以及被犧牲的未來。不要再沉默了!校方的資方臉孔越來越清晰,在教育商品化、高教產業市場化、勞動力彈性化的整體狀況下,大批學生成為底層而廉價的勞動力,而資方卻不承認學生兼任勞動者即是勞工的事實,連最為基本的勞動保障都百般推託,甚至違法蔑視勞動部依據勞基法所認定的僱佣關係,企圖在形式上修改法規,掩蓋勞動現場僱佣關係的事實。如果讓這次的案子通過了,將徹底顯示出教育部竟可荒誕地為資方護航,凌駕勞動基準法與勞動部的判定,公然剝奪學生兼任勞動者的法定保障!屆時,將有更大規模的學生淪為廉價勞工,卻無法予以保障,如此的「學習」,實為粉飾教育部瀆職與校方違法的謊言,屆時,受到侵害的不僅是學生兼任勞動者的勞動權益,也是對於「服務學習」的徹底侮辱。別再猶豫了,大家一起站出來吧!


針對「兼任助理定位及權益專案工作小組」,我們有以下四點訴求:

一、「大專校院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勞動與學習權益保障處理原則(草案)」一案的討論,沒有學生(勞方)代表的參與,我們不承認這草案的正當性。
二、草案不能凌駕勞動部對勞動關係的認定,教育部應配合勞動部的解釋,協同校方研擬因應措施,別再用無意義的「分類」規避雇主責任。
三、校方僱主不應轉嫁應支出的人事成本,如裁員減薪、減少工時,或轉嫁至系所、個別教師;我們要求教育部應擴大補助校方的人事成本。
四、台、港澳、陸、僑、外籍生,應擁有相同的工作權,不因身分的差異而有不同的對待。



行動團體:國立臺灣大學工會、高等教育產業工會、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小組、清華大學研究生聯合會、臺灣大學研究生協會、政大研究生學會、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台大勞工社、政大種子社,陸續增加中....